北京pk拾走势 > 绘画 >

萧红早年学习绘画 曾在香港《立报》上刊载抗战漫画

2018-07-18 01:48

  此刻的萧红,已不再是孤身独坐于旅馆,在小纸片上随意勾画花纹的“悄吟”,而是要让更多民众知道抗战时局,已经颇有左翼文艺倾向的“吟吟”了。 萧红早年学习绘画,笔者近日偶然查获到,香港《立报》上曾刊载有三幅漫画,从署名、漫画内容与风格来看,都疑似萧红作品。即1938年6月7日、6月8日,香港《立报》刊出三幅署名为“吟吟”的漫画作品。萧红曾用笔名“悄吟”,“吟吟”之名可能与之有关。

  导读:萧红早年学习绘画,笔者近日偶然查获到,香港《立报》上曾刊载有三幅漫画,从署名、漫画内容与风格来看,都疑似萧红作品。即1938年6月7日、6月8日,香港《立报》刊出三幅署名为“吟吟”的漫画作品。萧红曾用笔名“悄吟”,“吟吟”之名可能与之有关。

  漫画《□□□□□》,署名“吟吟”,刊发于香港《立报》1938年6月8日。

  萧红早年学习绘画,笔者近日偶然查获到,香港《立报》上曾刊载有三幅漫画,从署名、漫画内容与风格来看,都疑似萧红作品。即1938年6月7日、6月8日,香港《立报》刊出三幅署名为“吟吟”的漫画作品。萧红曾用笔名“悄吟”,“吟吟”之名可能与之有关。

  萧红于1937年1月从日本东京回到上海,但“七七事变”很快爆发,“八一三”抗战也旋即展开;为避战火,她与萧军于当年9月至武汉。1938年,寄居在西安“西北战地服务团”时,虽几经犹豫与彷徨,她还是与同居了六年的萧军分手,5月与端木蕻良在武汉结婚;当年9月为避战火,又辗转至重庆。这两年时间里,萧红在上海、北京、武汉、西安、武汉、重庆各地辗转流徙,而新近发现的这三幅“战时”漫画,所描绘的图景与蕴含的作者立场,与萧红上述经历是完全吻合的。

  发表于1938年6月7日香港《立报》的两幅漫画,一幅被印制在头版的“左报眼”位置,一幅被印制在《花果山》副刊的版面上。那幅“报眼”漫画,名为《“□□□”的精神何在?》。画面描绘了一架印有青天白日徽记的飞机,机上飞行员正向一位降落伞中的日军飞行员挥手致意。显然,漫画名称打空格处的三个字应为“”。这幅漫画实际上是讽刺了政府在抗战中的消极心态。而同期另一幅漫画,题为《血债!》,则更直截了当地体现了战区人民的苦痛。

  1938年6月8日,香港《立报》“花果山”版面,再次出现署名“吟吟”的漫画。这幅名为《□□□□□》,题目被全部“打空格”处理的漫画,内容更具讽刺意味。画面中央站立着一位抗战士兵,他两手向外摊开,做无奈忧虑状;在其前后左右四个方向,分别画着列队而出的士兵,空空如也、结着蛛网的军费银库;写着“革命党”、“共产”字样的多只拳头,戴着种种面具、瞪眼咬牙的政客。这幅漫画,应当体现着当时抗战的国内困局,主要是指国共合作与资源调度的困局。作者敏锐地意识到,这些困局不解决,前线流血牺牲得来的战果,迟早将化为乌有,题目估计是“抗战何处去”之类的反问句吧。

  回溯历史,可以看到,三幅署名“吟吟”的漫画,在香港悄然面世之际,萧红还身处武汉前线。“武汉保卫战”的惨烈,她亲历亲睹,此刻的萧红,已不再是孤身独坐于旅馆,在小纸片上随意勾画花纹的“悄吟”,而是要让更多民众知道抗战时局,已经颇有左翼文艺倾向的“吟吟”了。